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走鬼录乡村鬼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43:08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走鬼,非同于往常的湘西“赶尸匠”那样,带着死者生前的尸体回到家乡任务就算完成了,而是携带着死者的亡灵四处奔走感化因果,进而超度,也因此的,在“道”行里也算是个偏门了。

走鬼这门活,也非比于寻常的道士人家,属,可遇不可求的那种类型,其原因无非有三,一,不驱鬼,二,不降鬼,三,不灭鬼。

万物皆有灵犀,鬼亦是如此。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循环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这便是每个走鬼人心中的“道”意。

也因此的,走鬼人在民间的传闻也并不是特别的响亮,而且这一脉往往都是单传,师徒之间虽无血缘关系,但却有因果关系。

我六岁那年刑克父母,犯了煞星,克死父母之后,奶奶就负责一直把我拉扯大,但是日子过的久了一点,奶奶也就熬不住了,后来村里来了一位算命先生,帮我掐指一算才知道,我这是冲了太岁的命,有道是“太岁头上敢动土”,这是纯找死的节奏,算命先生算完之后,就把我家养的几只大公鸡全抓走了,说是什么沾染了我的气息,拿我钱财,破了我们之间的因果。

再后来,奶奶就病逝了,那时候的我,也就才九岁,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奶奶临走的时候,本应该是嘴里含块“玉”的,虽然那时候穷,但是这种事村里怎么的也是的给凑出一块来的,结果她把它留给了我,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句话,让我记忆犹新。

奶奶走的时候是村里给倒腾的,几个大伯根本就懒的管,都怕来到这里之后,要捡起我这个“拖油瓶”,况且,那时候,我的名声也确实不怎么好,克死了父母不说,现在还要拉着疼自己的奶奶,这简直就是个“扫把星”啊!所以,我在村里也就没什么朋友。

按照村里的规定,人死之后七天会回来最后看一眼,所以先不用下土,而是放到公家的祠堂里供奉几天,来往走过的人要进去上上香,烧烧纸,然后顺便给死者的后人捎点钱。

村里的祠堂白天香火很旺,但是到了晚上,各户都要进屋休息了,所以也就没人会在乎这里,也因此的,这里就经常成了一些流浪狗,流浪猫的集中地,要知道,这猫可是至阴之体,如果触碰到了死者的尸体,弄不好就会诈尸的,所以祠堂到了晚上,就必须要安排一个亲人来守候亡灵,以防止被一些阿猫阿狗叼走了尸首。

几个大伯都声称自己已经在赶往家乡的路上了,可是迟迟不见他们的踪影,其它人家虽是乡里乡亲,可总没有义务承担守灵的责任吧,就算是人家愿意,我奶奶也不会同意吧。

最后,很自然的,这份差事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倒也是无所谓,毕竟这可是自己的亲奶奶啊,就算是化成了鬼,她害谁,也不会害到我头上来的吧,也没等那些大人开口,我就自告奋勇的担起了这份差事。

老实说,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有点吓人的,看着之前还生活的面孔,现已经是毫无声息可言了,夜晚秋风让人冷的想要颤抖,过了头夜相安无事,我就做好了准备带上被窝去守灵,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每一夜都相安无事,可直到第七个夜晚。

那一夜,村里的大小户人家都早早的回到了家中,大门紧闭,天还没黑就把灯熄灭睡去了,只留下在祠堂单独守灵的我,我当时心想,这不会是要来了吧。

当晚,秋风瑟瑟,把祠堂里进贡用的烛火吹的像鬼影一样乱颤,那影子的面孔愈发的扭曲,就好像是在嘲笑着卷缩在祠堂角落里的我,我一看,这情况不妙啊,要知道,按照村里的老规矩,这守灵的时候,烛火是不能随便断的,要是断了,那就是后人对先人的大不敬啊。

虽然害怕归害怕,但是奶奶重要啊,也不管墙上的那道鬼影是怎么看我了,战战兢兢的便小步跑过去护住了烛火,结果这手一伸过去不要紧,一伸过去吓一跳,眼瞧着我手还没挡住火心呢,怎么就自己灭了,难道是风?

刚说完,祠堂大门就被哐登一下给吹开了,这祠堂年久失修,大门的锁早就不灵验了,也就是防防老鼠强,我心里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掏出口袋里的小火柴赶忙给点上,可是点了半天,这火柴硬是半天给划不着,我一急,干脆就把蜡烛拿过来,找个挡风的地方再说。

结果谁知道,这蜡烛刚一到手,它就自己给点着了,只不过非同寻常的是,它居然冒的是“青火”!

祠堂里没有电灯,平时都是靠着乡里的人支济点蜡烛香火什么的维持给养,见自己断了烛火,这算是大事了,现在又莫名亮了青灯,八成是奶奶生气了,我这不肖子孙啊,生的时候不能给你尽孝,就连死了之后,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这也难怪奶奶会生气了,我立马跪了下来,朝着供奉着奶奶尸首的台案上不停的磕头赔罪,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奶奶,让原本焦躁不安的烛火,变得安分了下来。

我长吁了一口气,心想着这总算是完了吧,结果刚这么想,让原本已然平歇的青烛再一次暴跳了起来,伴随着青烛暴动,门外的风也在大作,但是无论风再怎么大,青烛的灯火就是熄灭不掉,被子已经不知道给卷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大门给风吹的框框响,就好像是有人在门前,不停的拍打着门一样,我胆子谈不上小,但是面对这眼前的一切变故,着实是让我吓了一跳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钻进奶奶身下台案的桌帘再说。

伴随着我在桌下吓得瑟瑟发抖的身体,门外的风越来越大,吹得祠堂满屋子乱响,可是青烛,就好像是不灭之火一样,不管风再怎么吹,它就是没灭。

当然,风对青烛还是产生了威胁的,随着风不停往祠堂里乱窜,青烛的烛影也跟着颤动,风不停的呜呜往蜡烛那里吹,蜡烛的烛影就迎着风向那往前顶,冥冥之中,就好像是一阵大风和一个烛影在祠堂里面大战了一场。

最后,风声过了半响,总算是停歇了,就好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门外一切戛然而止,青烛也逐渐恢复了平稳,我刚想要爬出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却惊悚的发现,自己的头顶之上无缘无故的多出了一双脚,而那双脚不是别人的,正是我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亲人—我的奶奶。

奶奶是平躺着放在台案上的,按照她现在这个姿势来看,她现在已经是坐起来了,我不敢出声,静静的待在桌布下面,硬生生的看着奶奶从台案上走了下来。

她佝偻的背阴似乎已经不再成为了她的负担,小步走到了贡品台上,拿起了馒头就坐了下来开始嚼着,我和她之间仅仅只隔了一块布帘,也许是她发现了我的存在,她那浑浊的眼球此刻竟直丢丢的盯向了我,我的身躯,瞬间就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爬在那里,吓得我冷汗直冒,却又不敢发出声音。

“饿~!”,“饿~!”,“饿~!”,奶奶连叫了三声饿,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也学着我一样,半跪着身子,爬了下来,我两就这样四目对视,从她的嘴里散发着死一样的恶臭气味,熏的我都快无法呼吸了,可是屏住了呼吸也没用,只得让这股气体钻入了我的鼻腔内。

她的嘴里还有啃馒头剩下的渣子,以及那零奚的几颗牙齿,一边哈着死前,一边用那浑浊的都快发黄的眼睛珠子直盯着我,我大气不敢喘一声,只得慢慢把呼吸频率降至最低,以此寄往奶奶会放过我一马。

那层布帘本是青蓝色,因为过于老旧以及积灰,所以从外面看过去是深灰蓝的,我能从里面看到奶奶,但不代表她能看见我,见眼前没有什么好吃的了,奶奶就自个儿走出了门,我这才算是瘫软了身体。

后来,也不知她是从哪里抓到了几只鸡来,提着它们就来到了祠堂里,那些鸡就好像是哑掉了一样,不论奶奶怎么撕扯,也不叫一声,顿时,血腥味弥漫了过来,借着烛火,我才算是看清了奶奶她居然在生啃鸡脖子,还在喝它的鲜血,她嘴角此刻都沾满血淋淋的鲜血和鸡毛。

那样的狰狞面孔,已经让我意识到,这已经不再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奶奶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恶魔!

女神猛将传

三国战争九游版

上古传奇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