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血头组织学生及民工卖血牟取暴利-【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53:51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卖血者正在排队

组织者与卖血者交谈

近日,本报读者廖先生举报称,顺义区境内有一团伙组织非法卖血。记者经过多日暗访调查,一个由“血头”操盘的贩血组织浮出水面。

据了解,该组织利用一些公司或村委会为完成“献血指标”出钱买血的需求,在北京工业大学耿丹学院附近拉拢学生、民工、兼职工作者从事卖血活动,从中牟取暴利。

举报

大学生曾参与卖血

据廖先生称,他是北京工业大学耿丹学院的学生,之前和同学多次卖血。

这些组织者被称为血头,有生意的时候,血头就会主动联系以前卖过血的人,通知他们在具体的时间、地点集合,再一同驱车前往,“人多时会有30多人,人少不足10人。”

廖先生说,一般情况下,卖血者都是顶替单位或者机关的义务献血指标,“比如说,上级部门要求一个公司有100个人献血,但实际上只有50人自愿参与,那另外的50人就是靠血头拉来的人顶替”。

廖先生称,献血的地点和程序都很正规,有严格的体检要求,但单位会给血头一笔钱,血头们层层瓜分后,会按血量的多少,把钱支付给卖血者。

暗访

出发小面包车载20人

上个月28日,记者拨通了廖先生提供的血头电话。此人叫乐乐,东北口音,接通电话时很警觉。

“请问我想卖血,什么时候可以卖?”记者询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乐乐反问。

记者答道,“以前我卖血的时候见过你,还留了你的电话”。

几问几答,记者初步取得了乐乐的信任,双方随即约定了集合时间和地点。

上个月30日早6点整,记者来到顺义区俸伯公交车站。天还未亮,一辆小面包车打着双闪停在昏暗的路灯下。一男子探出头来左右巡视,招呼记者进入车内。

该面包车车头有两个座位,就座的其中一名是乐乐。后面一排只有4个座位,却挤进了20名献血者,大家连转个身的空间都没有,整个车厢里被塞得满满当当,车内臭气熏天。据了解,此次卖血的20人中,并没有耿丹学院的学生。

又等了10分钟左右,面包车上路了,问去哪儿,血头不作答。

途中为过体检吃过量药

车行驶不久后,乐乐向记者索要身份证登记。

一路上,血头不告知去向,车厢又没有窗口,所以卖血者都不清楚行车路线。“咱们好像被绑架了一样。”车里的一名卖血者说,“如同被蒙上了眼睛,被人牵着走到哪儿算哪儿”。

大约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路边。卖血者以透气为由,纷纷跳下车,此时的天空已经蒙蒙亮。

“全都回车里来,发东西了”,血头喊道。随后,卖血者们纷纷被轰进车厢内。

“把这些药吃了,每人吃十七八粒。”血头说,每个人必须都要吃,吃了之后保证体检合格。随后,前排的人传过来一个白色的小药罐,蹲在车里的每个人都倒在手里一小撮黄色的药粒,认真数着药粒的颗数后,一口倒在了嘴里。

记者注意到,药罐上写着:联苯双酯滴丸。后来经查询得知,此药可以降低转氨酶,但每次只能吃5粒,多服用则可能出现多种不适症状。

抵达卖血者聚集村委会

不久后,车辆抵达目的地:怀柔区怀柔镇于家园村委会。怀柔成人学校就在院内,同时还有一个剧场。

在血头的带领下,卖血者排队进入剧场内,等待体检。和卖血者同时进入剧场等待体检的,是包括王化、唐自口、南大街、红军庄、于家园等村的村民,整个剧场里有几十人。

体检村领导现场开证明

20分钟后,在剧场里又出现了多名血头,其中有更高一层的组织者,手里拿着卖血者的身份证和无偿献血登记表。

在剧场内,有名男子自称是某村村干部,他到现场指挥自己村村民献血,还不时与血头们交谈。

“在献血者签名这里签上自己的名字”,血头将表格交给了卖血者。该表格除了本人签名外,其他的项目均已填好。

记者看到,第一页是献血者的个人健康信息征询,足足35项健康调查,均被血头填满。第二页的献血者信息,姓名和身份证号均是如实填写,但工作单位一栏,被血头写上了要被顶替的人的村子名称。

每名卖血者要顶替的人都不一样,来自不同的村子,所以表格上的工作单位一项也各有不同,其中一张写的是唐自口村建材市场,另一张写的是新贤街村。

为了避开血站工作人员核实身份信息,个别村子的领导还会临时为卖血者办证明。其中,新贤街村便为卖血者郝先生出示了一张证明。上面写有:某某同志,在我村某公司上班。下面有村领导的签字,以及村委会的章。“新贤街村的负责人说了,以前都是这么干的,血站的人就不会怀疑。”郝先生说。

采血有人体弱险些昏迷

量血压、测心跳、抽血化验完后,体检合格的卖血者在血头的带领下采血。

和记者一同来的这些卖血者,共5人体检不合格,其余的全部抽血400CC,顶替了不同的村庄名额。

一名来自河北的卖血者体格瘦弱,在抽血过程中差点昏迷过去。

“你这么瘦干吗不采200CC?”记者问,他回答道:“血头让我采400CC,我不敢少采。而且这样挣得也多些。”

交易血头车内发放现金

待卖血者们领完献血证后,血头将他们领出村委会大院,大家又钻进了面包车内,完成了此次“交易”,每人得到了400元现金。

随后,卖血者们下车,血头们则返回村委会大院。“他们(血头们)也等着老大分钱呢。”一名卖血者说。

“这400元你打算怎么花?”记者问。

“先吃顿好的,慰劳慰劳自己的身子。”卖血者马先生扬着手里的钞票,苍白的脸上浮着满足的笑容。

话音未落,卖血者们各自乘车离开。

追访

买血价是卖血价的5倍

1月4日下午,记者又以买血者的身份拨通了该组织的电话。一名陈姓男子在电话中承认从事血液买卖。

“我家人在顺义区医院要动手术,从你那里买血多少钱?”记者问。

“200CC要1000元,这个价位能接受吗?”陈某答道。

记者又问是否存在危险。“这种叫做互助献血,我们拉来的人冒充你的直系亲属,当场抽血当场给钱。你只需带着医院开具的互助献血单来顺义区医院找我们,医院那边的关系我们搞定。”

揭秘

每名卖血者被抽成近千元

据知情者透露,每个村庄到年底义务献血都有一定的指标,但实际献血人数远远不够。

村中为了完成任务,均会给村民一些“实惠”。如果有卖血者顶替村民,这笔钱就会落到血头手里,血头将其中的200元交给卖血者,剩余的900元就是血头们的“油水”。每个小组的卖血者平均为20人,每人400CC,相当于顶替了40人献血,也就是说,该小组的血头们一次便可以拿到3万余元。

该知情人称,做这个生意的远不止这一伙血头,血头跟血头之间也会有竞争,为了防止竞争对手抢生意,血头们会不断扩大自己的队伍和活动范围,保证卖血者的数量,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说法

镇政府现场有监察未见血头

1月4日,记者以血头身份拨通怀柔镇王化村村书记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称,2012年的献血活动已经完成了,不需要血头参与。此外,该村书记还表示,村中每位献血的村民会得到1000元补助,其中有100元属于镇里补贴,但并未提到会给血头多少钱。

此次负责采血的是密云县中心血站,该血站的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有血头参与一事,怀柔镇政府组织的这次献血活动,具体有几个村庄参与,血站方面不便透露。

1月5日下午,怀柔区怀柔镇政府社会事务管理科的何主任表示,去年12月30日怀柔镇政府组织义务献血活动,全程按照献血法相关要求执行,动员、报名以及各村委会签订不冒名顶替献血协议全是按照流程进行,而且献血当天,区献血办公室、卫生监督局以及民警均在现场监察,不会有血头参与一事发生。

律师组织他人卖血属违法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熊烈所律师称,组织他人卖血并从中获利,属于违法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中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10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采集血液的血站、医疗机构出售无偿献血的血液的;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

讲述·卖血者

明知违法但我缺钱

“其实这种行为属于违法”,一名年轻的卖血者说,自己就是顺义本地人,以前因为抢夺蹲过两次监狱,虽然知道卖血是非法的,但为了挣钱也无所畏忌。从监狱出来以后,偶尔做些临时工,总觉得钱不够花。一个偶然的机会,自己的一个朋友拉自己卖血,但也都是通过这种黑中介,价格基本上都一样,200CC卖200元,400CC卖400元。虽然钱不多,但也够自己花两天的。有一次很特别,就三个人卖血,血头直接把他们接到了医院,抽出的血直接给病人用,病人家属当时就把钱给了血头。“那次400CC给了我700元,但血头肯定挣得更多。”

不偷不抢这是买卖

卖血者马先生是顺义某工地的民工,他说自己都不知卖过多少次血。“我是在网吧的厕所里看到他们的联系方式的。”马先生喜欢抽烟喝酒,钱不够花了,只能做这种不偷不抢的“买卖”。因为两次采血时间不得少于6个月,自己卖血又过于频繁,所以不能总用自己的身份证。就要自己去找朋友的身份证用,照片一定要和自己长得像,如果被血站的工作人员发现不是本人身份证,会被停止采血。“自己要是找不来身份证,可以用血头提供的。”马先生说,但血头会额外扣除100元。

武林战争红包版

乐赢棋牌游戏

群威争霸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