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平间的亡魂曲[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6:22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医院的太平间对外界一直散发着一种恐惧的元素,也是众多鬼片的取材地和灵感来源之一。但同时也是老一辈人最忌讳谈到的地方。那里面常年放置刚死的人,其中不乏一些庸医医死的人、被人迫害抢救无效的人。他们刚死其魂灵就随着肉体被封锁到太平间,由于复仇的欲望长久得不到实现,久而久之,里面就会形成巨大的怨气。因此,没有人深夜还会呆在太平间里面,否则,就会受到这些怨气的诅咒……

小陈是某医学院生物科学专业的大三学生,由于对人体解剖这门课的标本需求量太大,校方决定让一名老教授带领全班同学到该校附属医院开展为期一周的课题研究,还要求每位同学都必须亲自动手解剖。这可让所有人既兴奋又害怕,尤其是小陈和他的一帮损友们,一想到平时对死人见都没见过,马上就有机会动手解剖了,心里顿时充满刺激感。

来到医院的第一天,小陈和同学在一位热心的医生的引导下安排了临时宿舍。除了一些胆小的女生被刚推出来的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的尸体标本吓得东躲西藏外,其他进展得都还算顺利。

转眼到了第六天,这天晚上,一向胆大的小陈向舍友抱怨说这次体验远没有当初想象的那般刺激,并且还很乏味。因为他觉得标本已不再具有活人的特征了,毫无恐惧可言。损友康驴嘲讽道:“不害怕?有本事夜里去医院负三楼的太平间呆一会儿,敢去给你一百块,否则给我一百块。怎么样?”另外几位也跟着一起起哄:“不敢去别在这瞎逼逼!”自尊心极强的小陈没法拒绝,加上自己处于好奇也想去太平间挑战一下,就爽快地答应了。

行走在医院昏暗的水泥路上,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凉风吹得落叶沙沙作响,在空中飘转几圈便落了下来,路灯照得远处的槐树像一张苍老的女人的脸,小陈顿时打了个冷颤。突然觉得可怕想掉头回去,又想到肯定会被损友嘲笑,况且太平间应该是锁着门不能随便进去的,去也只是到门口站一下就回来。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理由后,小陈又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去。

不一会儿就来到太平间门前,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可能是看门大爷估计晚上不可能有人来这里而疏忽了吧。小陈刚想回去,顿时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唱歌的声音,是孙楠的那首《你快回来》,唱得还很好听。咦,里面怎么会有人呢?小陈禁不住好奇的诱惑,强压着内心的恐惧,推开了那扇通往他厄运开始的大门。

本想进去看一眼就走,可能是因为歌声太好听了,就像有一股强大的磁力一般,把小陈牢牢地吸了进去。小陈呆呆地往前走着,忽略了两旁用白布盖住的一排排尸体,甚至忘记了恐惧。小陈走着走着在一具尸体前停了下来,确切的说是脚走不动了。突然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自动地落在地上,露出一张极度扭曲的脸蛋,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异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这张脸对着他微微一笑:“你回来了!”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小陈猛地清醒过来,拼命想往回跑,却为时已晚,双脚早已不听使唤,一下瘫倒在地。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女尸从床上起身,扭曲的脸蛋直直对着他,慢慢向他逼近……

第二天早上小陈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旁边坐着老教授和一些同学。“小陈,你怎么大晚上跑到那种地方去了,要不是你的几位舍友说你可能在那里,我们恐怕都急的要报警了。还好没出什么事,快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准备回学校了。”老教授气急败坏地斥责道。

原来小陈今早被发现昏倒在了太平间里,但昨晚那一幕是怎么回事呢,小陈一直想不通,也没告诉任何人。难道是梦,怎么会有如此清晰的梦?

就在回到学校的当天晚上,小陈刚躺下准备睡觉时又听到了那首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歌,来自同一个人的声音。小陈确信这绝对不是梦,正在疑惑时,蚊帐轻轻地掀开,又飘来那张扭曲的脸蛋,望着他。被惊吓的小陈出于本能尖叫了起来:“有鬼啊!”被惊醒的舍友纷纷指责他去了一次太平间被吓傻了,怎么可能有鬼。

第二天,小陈便生病了,还好只是普通的感冒,相信在学校附近的诊所里打几天的点滴就会好的。以后的几晚那歌声和那张脸都没有再出现过,只是小陈的病不仅没有一丝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就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后,小陈已经瘦的皮包骨头,大夫也害怕了,说这可能不是普通的感冒,还是到大医院检查一下吧。

小陈的父母闻讯赶来,带着儿子走遍了城里的大医院,得出的检查结果都是普通感冒。就这样又耽搁了半个月,躺在病床上的小陈已经奄奄一息。走投无路的父母偷偷去了乡下请了一位法师一算,法师大吃一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儿子都被害成这样了,难道只会在医院相信医生吗?”

老两口听后老泪纵横道:“大师我们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们不能失去他啊,还请大师大发慈悲救救我们的儿子,让我们做什么都行啊。”“你们的儿子是被一名跳楼自杀的女鬼给盯上了,她生前被男友甩了,一时想不开才会自寻短见。幸亏你们来得还算及时,今晚是她死的第七七四十九天,凌晨十二点她还会准时再来,这一次是找你儿子索命,要带走你儿子的魂魄。我给你们写一张符,回去后让你儿子在女鬼来的时候一定要贴在她身上,因为今晚只有你儿子才能看到她,还有符千万不要沾水。”

老两口拜谢后急忙来到儿子所在的医院,糟糕的是天突然下起了雨,还好符没有湿。父母和小陈说了这事后,小陈选择了相信,因为他知道父母不会害他。凌晨快十二点了,雨还在继续下个不停。全家此时精神高度集中,这时,那首《你快回来》又在小陈耳边响起,只是伴随着歌声的还有一个人咚咚的脚步声。突然,小陈又看到了那张可拍的脸。顾不得害怕,小陈使出全身力气把符贴在了女鬼的身上,成功了?不一会小陈发现手被女鬼牵着,慢慢飘向了远方。回头一看,是父母正抱着自己的肉体在失声痛哭。

第二天法师赶来,告诉小陈父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昨晚的雨淋了女鬼一身水,让符对她失去了作用,所以小陈就这样被带走了……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