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国田远去的夏新是我前进的坐标

发布时间:2020-02-11 01:06:30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虽然刘志军在死去的夏新废墟上成立了夏新科技,但对于许多老夏新人来说,那只不过是应了一个夏新的名头。他们大多心有不甘,好端端的一个企业,那么多的优秀人才,投入巨额研发资金,怎么说没就没有呢?

张国田就是这些心有不甘的人之一。这位原夏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夏新手机开疆拓土的功臣,曾经在夏新破产时,接过夏新上海研究院,依靠这一点点资产偿还夏新欠下的诸多债务,最后让夏新以干净之躯退市的砥柱,在夏新“死后”的一年里,联合夏新老员工,自筹资金,买下了夏新上海研究院,成立了一家名为夏朗的手机公司。

接过夏新的衣钵

夏朗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张国田:在“后夏新时代”,夏朗不仅继续扛起“自主研发全程制造”的大旗,更明确了坚持走高端精品路线的战略。

“夏新死了,但夏新人还在,我们要把夏新‘坚韧求实,争创一流’的精神传下去。”当年以一个销售人员面试进入夏新,被派往贵州一个叫匀都的小县城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张国田,从心里一直感激夏新当年的知遇之恩。“当年我们都是到最穷最苦的地方,从一个小业务员开始做起,是夏新给了我们机会。夏新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整个企业文化是非常优质的,通常国营企业会有很多的裙带关系和比较不好的文化,夏新身上根本看不到,我从夏新里面吸取最多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

张国田决心让夏新“活下去”,所以给新公司起了个名字叫夏朗。“夏代表我们与夏新的渊源,我们源自夏新。朗,我们定义为华夏清朗,首先战略要清晰,专注创新,打造精品将作为我们长期发展的一个核心战略;其次,我们团队结构要非常清朗,从总裁到员工不超过三级,部门与部门间无边界,保证信息沟通;再者我们要打造一个清朗、积极向上的团队和品牌。”

“救火”救出信心

当年夏新扛起国产手机“自主研发全程制造”的大旗,在3G研发上大手笔投入4亿元人民币,一度冲到三甲之列,但终因资金、发展时机问题,倒在了前进的路上。

在张国田看来,夏新的战略方向没错,错在中国3G市场根本没有启动的时候,却提前抢跑,结果死在了起跑线上。“我们出击的时机错了”。

但这一错是要命的。当时夏新电子资金链断裂,导致其上市公司帐户被封,夏新电子停牌。为了“自救”,夏新母公司采取兵分五路的策略。当时是公司总裁助理的张国田从厦门被派往上海,任务只有一个:带领夏新上海研究院,保留夏新手机的火种。因为当时夏新上海研究院非集团全资子公司,而是合资公司,其帐户不受影响。

临危受命的张国田转战夏新上海研究院,遇到的第一个难题仍然是资金问题。“经过请示集团,我们决定把夏新上海研究院员工一个月的工资作为第一批启动资金,当时也就是60万元左右。”

没有一个员工站出来反对,他们清楚,这是救夏新的最后机会了。张国田发现,虽然当时资金断裂,但库存材料还存可观价值,所以,他在上海研究院采取边清库存、边采取工资滚动资金、边研发产品,从2009年4月份至12月份,以夏新品牌做了10款手机产品研发并通过泰尔实验室认证。有了这10款产品,在维持员工工资的同时,海研究院还补贴了集团一部分费用,并且还清了集团方面因产品认证和测试欠下的泰尔实验室及相关机构近500万元费用。

2009年11月底,也就是夏新决定真正重组前,张国田利用上海研究院的资源,彻底结清相夏新集团所有的债务。“可以说由原联想移动总裁刘志军接管的夏新手机品牌是非常干净的一个品牌。”张国田坦言。

夏新手机被接管后,上海团队面临何去何从?张国田认为,夏新在手机研发中积累下来了大量的技术和人才。特别是在上海救火的7个月里,他看到了夏新活下去的希望:员工们的奉献精神。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他们一个小小的上海研究院都能做出如此业绩,如果战略定位明确,市场执行到位,有什么生存不下去的理由呢?

员工们期盼的眼神期待张国田出手。他也决定出手,决定联合员工和一些老夏新人出资收购夏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研究院,留下夏新的这些技术、人才。

2009年12月2日,夏新重整,各项资产和业务分包拍卖,其中手机业务主要分为两个资产包进行拍卖,最终结果是以原联想手机总裁刘志军为代表的团队拍得夏新品牌和厦门研发资源;以张国田为代表的上海研发团队拍得上海夏新电子开发有限公司(夏新上海研究院)的控股股权。其中,张国田团队占87.14%股权,而剩余股权由刘志军带领的夏新科技和原夏新有限公司占有。

新公司“脚踏实地”

虽然拍下了夏新上海研究院,成立了夏朗,但张国田和他的团队很清醒的意识到,夏朗必须脚踏实地,根据市场发展做出正确的选择。

对于张国田来说,新公司发展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战略清晰。“专注创新,打造精品将作为我们长期发展的一个核心战略”。张国田告诉记者,在“后夏新时代”,夏朗不仅继续扛起“自主研发全程制造”的大旗,更明确了坚持走高端精品路线的战略。他认为当下夏朗发展的时机很好。因为目前手机市场上外资品牌和国产品牌竞争的天平正在悄悄发生逆转。传统的强势外资手机品牌近两年的市场表现并不理想,而国产手机则呈快速回暖趋势,主要原因是国产手机重回品牌之路,更加注重品质和应用技术的创新。中国手机市场尽管竞争激烈,但手机更新和3G普及所带来的巨大市场空间仍然令人憧憬,这是夏朗的市场机遇所在。

多年市场打拼经验告诉张国田,一个公司的成功关键因素之一在于团队。夏朗完整的保留了原来夏新上海研究院的研发团队,不仅骨干没有流失,连次核心的骨干都没有走。目前,夏朗高层组织构架是这样的:张国田担任公司总裁,全面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崔继彬担任常务副总裁(原上海夏新电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主持上海研究院研发工作),主管研发工作;王培峰担任技术总监(原夏新移动通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管技术研发),主抓3G研发工作;徐鑫担任品牌总监(厦新手机事业部创始人之一,2004-2007年任夏新电子品牌总监),主管品牌营销。

“夏朗公司现在是人人持股,包括我们的前台人员。” 张国田告诉记者,从原来夏新到现在的夏朗,人还是同样的,但公司体制改革后,人人持股焕发了团队的创业热情。全员持股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家都企业看成是自己的企业。

张国田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山东的非常有实力的代理商,之前并不是做手机生意的,希望能涉足这一领域。他在考查了许多手机企业后,联系到了夏朗,专程来上海考查。晚上6点钟的飞机到虹桥机场,7点钟到夏朗上海研究院,看到的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很多人都在加班。第二天,在听了不到一半的夏朗高情况介绍后,这位财大气粗的代理商当即决定,和夏朗签一个三到五年的合同,他非常希望把资金投进去,号称三个月把山东的全部布局,并且铺到到二三级市场。因为通过观察,他对夏朗的团队充满了信心。

在产品发展方面,夏朗定位于中高端精品手机,价格集中在1000元至1500元,1500元至3000元两个区间。主要针对比较时尚,年轻人群,同时兼顾智能手机及3G终端。张国田分析说,目前2.5G手机在开放市场的份额至少是90%以上,3G大规模普及应该还要一个时间段。“我们想抢这个时间段,把我们精品手机的概念先树立起来,此外也不排除3G、智能等产品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的时候快速导入。从我们渠道和终端布局的速度来看,到年底的时候全国的布局基本上会完成。我们会把握这个节奏,不会一下子贸然推进,一旦决策这个东西是对的,我们会非常快速跟进。”

6月9日,夏朗手机制造基地在重庆秀山举行了开工仪式。张国田透露,夏朗将分期投入人民币3.5亿元,建设西部地区规模大、流程完整的手机制造基地。该项目一期建成后,将形成年组装手机200万部生产能力,二期将重点建设SMT(表面贴装技术)生产线、塑胶外壳及喷涂生产线等,并致力于形成科研、生产加工一体的高科技加工产业群。该项目投产后,年产值预计将超过10亿元。

“今年12月份,我们重庆基地的第一部手机就会下线”,张国田满怀信心的说。在他看来,远去的夏新就如同一个坐标,让他找到了再次前进的方向。

刘启诚的专栏

激情小说排行榜

柚木提娜ed2k

鬼吹灯云南虫谷

盗墓笔记之阴山古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