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VoIP网络电话游走政策边缘称要让固话免费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09:56:40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如果真的发牌照,我会去申请一张,而且我想不出被拒绝的理由。”3月9日下午,在自己开发的VoIP软件上,杨汉民语气镇静地对记者说,这是他得知信产部可能于今年6月发放VoIP牌照后的第一反应。

两年半以前,为了跟在湖北老家的女儿边看边聊,却又苦于在网上找不到理想的工具,杨汉民即兴写出了一款“让自己满意”的VoIP软件——HeadCall,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杨汉民随后以该软件名在维尔京群岛注册了公司,开展起网络电话业务,误打误撞成了深圳近百家“地下”VoIP公司中一员。

由于众多外来人口要打长途电话、加上外资企业数量多、宽带普及,深圳天然具备了催生VoIP生长的土壤,并成为全国VoIP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从VoIP软交换平台开发公司到“虚拟运营商”、海内外代理商、硬件生产商,深圳俨然形成了一条完整的VoIP产业链。

2005年7月底,深圳成为信产部批准的全国4个网络电话试验点之一,目前,测试还在进行之中。而去年9月深圳电信率先对SkypeOut的封杀,更是在广东、广西、四川、江苏等地掀起了一股运营商封杀VoIP的热潮。

尽管摸不清运营商的眼睛究竟是睁还是闭,但深圳的地下VoIP们依然自发地寻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灰色生存地带。

HeadCall的目标

位于深圳罗湖一座民宅的HeadCall公司大门有些陈旧。记者赶到时,一位员工正在用HeadCall联系业务,而另一个员工告诉记者,“还有4个业务员在外面”。

从内室走出来的杨汉民略显疲倦,一开口便是:“我们的目标是固话免费,但我们正处于政策的边缘。”

尽管公司不大,但是杨汉民对自己的技术信心十足,他认为与一般的VoIP软件比较,HeadCall的穿透力最强。他这样解释HeadCall的原理——与BT和Skype一样,HeadCall也是采用P2P技术,但它不像前两者那样通过用户互相做服务器传输语音,而是直接穿透,偶尔有不能穿透的情况,只要通过HeadCall很少的几台服务器就可以完成。

至于是什么造就了HeadCall的穿透力,杨汉民坦承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清楚的——我把这个软件写了出来,而且拥有它”。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HeadCall跟风险投资商的几次接触都无果而终。“VC都无法真正认识到它的价值。”杨汉民说。他一直用从家族筹集的100多万元做投入,但他称“目前已经足够了”。

现在的HeadCall已落地香港,通过和香港一家电信公司结算,用户得以拨打全球主要的国家和地区。杨称,合作方“不是和黄、电盈等熟知的那几家,但是他提供的服务是一流的”。

他还向记者透露,由于要在全球范围开展业务,HeadCall在内地也已经落地了,不过不便透露运营商的名字。“有钱收,哪个运营商不想赚?再说现在也不是只有一个运营商,你不做,你的竞争对手会去做。”

不过杨汉民提醒,VoIP在中国落地只是意味着,国外电话通过这个软件可以打到内地来,但是此软件并不能在内地开展经营,因为这是政策限制和禁止的,目前Skype也一样。

“但千万别把HeadCall和Skype混淆在一块。”杨汉民认为自己跟Skype最大的区别是他不以收取话费作为收入来源,Skype由于全球用户众多,主要收入来自话费。

杨汉民将出售硬件,主要包括网关、配套电话机等作为主要收入。他称,HeadCall的网关可以使企业建立起一个类似中央交换中心的系统,而无需“专用分组交换机”的支持,每个员工都有一部VoIP电话,与办公室局域网相通,并且,由于这些电话与互联网相联结,对出差的员工很有帮助。

不打广告的推广

“最近业务很忙,腾不出人手给你演示安装。”3月9日,一家香港VoIP公司在深圳的代理商在电话中对记者说。他手下的6个业务员都在关外跑着,卖网关以及附带的话费。

在收到的一堆VoIP广告电子邮件中,记者找到了这家代理商。此代理商称,VoIP根本无法像其他商品那样大张旗鼓地推广,一方面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由于VoIP软件和厂商那么多,“你的广告可能是在给别人做宣传”。因此,大多数VoIP是通过发邮件和打电话等方式联系业务。

这家香港VoIP公司推广的是“虚拟香港办公室”,即在宽带上安装VoIP网关,把普通电话机连上去,就可使其成为有香港号码的电话,可以拨打和接听任何电话。深圳关外与香港通话频繁的工厂比较多,此代理商的网关卖得比较火。

而HeadCall在广州的一家代理商生意则没这么好。他告诉记者,3个月只卖了2台网关,一台2000块,“扣除成本,基本没怎么赚”。他说,很多公司的负责人不懂VoIP,解释半天也没用,而有些懂的人又早已安装了其他VoIP,比如香港国通,对台湾地区或者其他地方通话为500元-600元包月。

和上海等地VoIP话吧很普遍不同,目前深圳VoIP代理商主要集中销售企业网关,而很少用来开“话吧”。记者在深圳外来人口聚集的社区走访了十几间话吧,一般国内长途是0.1元-0.15元/分钟,香港0.8元-1元/分钟,国外2-3元/分钟。一位话吧老板告诉记者,用铁通IP线路的价格相对较低,但打往香港的价格也要0.4元/分,远远高于VoIP的价格。

上述HeadCall广州代理表示,在广州有许多使用VoIP的话吧,不过一般也要挂个电信或铁通的牌子,他们80%都没有相关通信管理的证件。

运营商要出手?

不管监管部门发不发牌,地下VoIP已经在蓬勃发展,而电信运营商对VoIP更是心情复杂——究竟是该堵还是疏,是将它归为基础电信业务还是增值业务?

不过,留给运营商考虑的时间不会很久。根据中国加入WTO的协议,在2007年基础电信业务要完全放开,到时候不管是否愿意,VoIP市场都将放开,而由于VoIP技术的特殊性,国外运营商甚至可以不需要建全程网络,就可以进入语音通话市场。

有业内人士认为,电信运营商已是“时不我待”,必须早做决定,尽管开放会对自身业务造成一定冲击,但越早放开,就可以越早准备,占有了足够的市场,后进入者遇到的压力和障碍会很大。另外,运营商可以考虑将数据业务的比重加大,以减少VoIP对长话的冲击。

据悉,科联电信近期有可能率先在香港开展VoIP业务。科联是中国电信集团旗下广东电信实业公司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记者致电科联,一位负责对外联络的人士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此外,深圳的VoIP公司们也正厉兵秣马。据杨汉民透露,HeadCall正在研发新的技术,今后企业使用VoIP连电脑也不需要,只需一根网线。“那时候,就算电信自己搞VoIP,我的技术也要比它先进,成本更低。”

名医汇

名医汇

在线就医挂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