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思想照亮前路人大代表热议煤炭国企改革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03:30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思想照亮前路:人大代表热议煤炭国企改革

“胜非为难,持之为难。”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如何在深化改革元年的基础上打好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战,把改革持续推向深入成为煤炭行业代表热议的话题。

思想先行,观念必须转变

“今年的国有企业的发展主题,就是改革。”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卜昌森代表说。

2012年,煤炭市场刚入冬的时候,山东能源集团就提出了“冬泳论”,提倡“变熬冬为冬泳”。

对此,卜昌森进行了解释:“熬冬的人,对冬天的判断是时间短,天气暖;态度是被动等待春暖花开的日子;策略是熬,苦熬硬撑。冬泳的人,对冬天的判断是时间长,天气严寒;态度是主动寻求御寒迎春的机会和方法;策略是练,是适应,在严寒中炼就增强体质、抵御寒冬的本领。”

现在,山东能源集团又提出,要像南极的企鹅那样,学会沉潜,积蓄能量。“沉潜,必须要做好加减乘除法,当务之急是做好减法。”卜昌森说,“加法即择优发展煤炭骨干矿井,培育战略支柱型产业;减法即减资产,减产量,减职能,减人员,减排放;乘法即促进专业协同,开展技术创新,开展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除法即追求人均高效率,发展产业大循环。”

“改革,关键是解放思想。”广西百色百矿集团董事长黄启江代表说,“广西的市场比较单一、封闭。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实现生产产品由低端向高端转变,产业结构由单一向多元转变,市场由封闭型向开放型转变。”

据介绍,由于百矿集团煤种主要为褐煤,品质较低,该集团现在更多地在向贵州等西南省份煤矿提供技术服务上下工夫。

辽宁铁法能源公司董事长韩有波代表同样提出要解放思想,“观念必须转变,结构必须调整,发展必须创新”。去年,该公司提出了“早转变早主动,不转变就被动”的口号,进行了企业改制、内部优化重组、分灶吃饭,“能不吃煤炭饭的都不吃煤炭饭”。

“企业遇到困难了,只有调动每名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大家分头突围,变企业负责人一个人的积极性为大家的积极性,才有可能解决问题。”韩有波说。

重庆能源投资集团董事长冯跃代表认为,改革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现在企业首要的任务是脱困,脱困需要做到转型和升级发展。”

重能集团将关闭资源禀赋差、安全无保障、未来三年扭亏无望的一批煤矿;通过推进采煤掘进机械化、井下自动化、管理信息化、辅助系统专业化整合,升级改造一批资源禀赋相对较好的煤矿;全部剥离企业版社会职能移交社会。“通过这3条路径,争取实现3年内扭亏。”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董事长陈祥恩代表表示,今年将继续主动适应新常态,把外在的经济压力变成内部的改革动力,练好内功。

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升代表直言:“回顾龙煤过去的实践,最大的教训就是上一轮的国企改革不彻底、不到位,没有抓住历史的发展机遇。”

据介绍,今年龙煤集团将重点在体制机制、提高劳动生产率、打破铁交椅和大锅饭、和推动国有资产流动、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等方面下功夫。

企业和政府摆好位,管好各自该管的事

有多位人大代表和委员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政府和企业都要正确摆位。

“桥归桥,路归路。”贵州水城矿业集团原董事长魏永柱说,“作为国有企业来说,是不可能脱离国家的,因为资产是国家的。政府管企业应该依靠市场发挥作用。政府管企业重点在资本,政府管好资产的保值增值就行了,只要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就不要过多干涉企业。”

冯跃认为,国有企业改革,政府应做到简政放权,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要发挥好企业家的创造精神,“市场瞬息万变,层层上报,等批下来,商机早没了,黄花菜都凉了。最后有问题,板子还是打到企业身上,企业负责人不是承担直接责任就是承担领导责任”。

“煤炭比较紧俏的时候,政府从生产到销售再到价格,都要管你。当时,我们有一个职能就是保障重庆的电煤供应。”冯跃认为,作为国资管理部门,要做好国有企业的考核评价,管好一些重大投资、重要资产处理。其他应该交给企业,做到充分放权。

就企业如何做,冯跃给出的答案是“抓好关键少数”。他举了个人才被挖墙角的例子:“有个民营企业看上我这儿的人了,就问他一个月多少钱,然后用双倍的工资把他挖走了。”据介绍,重能集团近年来流失了大批骨干。“就就整个国企来讲,高管和国企的薪酬还是要按市场来办事。一些年级大的干部,对党的多年培养还是有感情的。但年轻的一代,特别是80后、90后,他们自我意识很强,认为才干就应该市场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用了一个词,搞活国有企业。搞活,就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冯跃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专职副主席,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少琴曾向新加坡前副总理吴庆瑞请教新加坡靠什么吸引人才。“当时,我想,人才这么大的问题,肯定要说很长时间,拿出了本子准备记。结果,吴庆瑞说只有一句话,‘用国际市场上人才的价格来吸引人才’。”

“这些人才,拥有很大的自主权,想招什么人,管人事的就会千方百计帮他们招来;想买什么设备,不需要层层审批,只需要报告一下设备管理处,就能直接买。”张少琴说,“我问过他们,他们说自己都有些不适应,觉得自己的权限怎么会这么大。”

冯跃认为,既然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就应该让企业来决策。“企业要做的,就是定好位,根据发展方向,进行业务的优化。”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开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文学用种庄稼来形容政府管理的错位。“就像有些地方种庄稼,地方政府都管道今年你该种什么,不种什么,管到这种地步。”

他认为,政府的主要职能是制定政策,为企业服务,加强制度规范和监督。“我怎么来生产、销售、卖什么价格,都是企业自己的事儿。”他说,“政府要管好该管的事。比如,如果我乱采乱掘,就需要政府的监管;我丢煤,资源回收率很低,资源浪费了,政府可以来管;我安全不按国家标准投入,环保不按国家规定办,政府可以来监督。”

他同时建议,政府在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要让企业真正能够做到股权融合,“不要搞1+1=2的拉郎配”。

作为产煤大省山西省国资管理部门的当家人,山西省国资委主任朱晓明同样认为政府不可越位。“一方面,政府要简政放权,另一方面,要让市场发挥作用。政府应主要指导作用,不应该干预企业的生产和经营,通过出资人的一些部门,对企业进行监管就足够了。”但他同时也建议

企业“减少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对政府的依赖”。

美胸美女图片

性感丝袜

浴室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