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凯迪新能源生物质发电的新能源先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49:35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凯迪新能源:生物质发电的新能源先锋

【城市节能网】武汉6月中旬的雾霾天气,让整个城市一度陷入恐慌,究其原因,则是武汉周边焚烧秸秆所致。时间向前,江城爆出“地沟油重返餐桌”的事实,人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类与垃圾的关系。代替“遗弃”与“放任”,“毁灭”与“复仇”,而是一种循环利用。

凯迪:生物质发电的新能源先锋

采访中,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董事会秘书胡学栋反复更正,“不叫生物质电厂,应该是"生物质能源产业"”。

去年三月,生物质热化学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设在了凯迪。“仅有两家私企中设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即凯迪和华为。”目前,已经投产的生物质电厂,是利用农林固体废弃物直燃发电。另外,凯迪的生物质气、液化项目也在积极推进当中。

从2004年开始筹备生物质电厂到如今,在两湖、江西和安徽等地,已发电电厂为19家。已开工电厂70多家,遍布全国。

利用秸秆、花生壳,或者油桐、刺槐等富含植物纤维的植物做燃料,量大,产业化发展大有潜力。除开凯迪自身的几百万亩种植基地,他们更想鼓励农民加入这个行列。

凯迪提供的照片上,6、7辆大卡满载着秸秆,等待入厂。被gesep扎成方形的棕色秸秆,像一块大巧克力慕斯,将被巨型锅炉所吞噬。

胡学栋介绍,凯迪的生物质电厂,就是要将分散的能源集中起来。“以县域为单位,环保节能之余,又能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当然,生物质电厂对区域的选择也很谨慎。例如湖北,来凤比秭归更适合建电厂。“在那些生态保护区,或者野生动植物保护区,我们是不做这样的事的。”生物质发电,是给生态增加功能,而不是增加负担。

凯迪2011年数据显示,有两家生物质电厂发电小时数达8000小时以上。国家以0.75元/度的价格,将其接入国家电网系统。

《国家十二五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中规定,“发展目标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达到1300万千瓦。固体成型生物质燃料年利用量达到1000万吨。”

另外,每个生物质电厂都可能成功注册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若注册成功,一个电厂一年会有1000万元左右的收入。

虽说行业前景堪称光明,但过程艰难。

去年底,就有媒体称凯迪生物质电厂存在融资困境。电厂没有达到公司的利润预期。前段时间,更有消息称电厂出现“供应链危机”。

6月,凯迪电力(000939,股吧)董事长陈义龙在股东大会上透露,旗下生物质发电厂燃料供应链中,存在大量的中间商加价、燃料恶意掺水、甚至公司部分燃料采购主管内外勾结,损害公司利益等多种违规行为。为此,前段时间,阳光凯迪对部分生物质电厂燃料供应体系进行了整改。

在凯迪人力资源部办公室的墙上,张贴着各地生物质电厂的招聘安排。一个从兰州退役的侦察兵,等待着保安职位的面试。当问及缘由,他说,“先应聘保安进公司,然后探探消息,看有没有机会进电厂。”

新能源产业路途艰辛,但愈行愈宽。胡学栋表示,为了确保生物质能源产业长期健康发展,公司的整改措施非常及时和必要。“现在来看,这些措施正在显现出良好的效果。生物质发电的收益,年底会有好转。”

百信:地沟油也有春天

2010年,中国青年报一篇《围剿地沟油》的报道,让整个中国都“倒了胃口”。报道中的关键人物——武汉工业学院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何东平,因联合媒体揭露江城地沟油重返餐桌的事实而“名声大震”。

事后,何东平连同部分科研人员,倡议武汉三镇分别建造餐厨垃圾处理厂。利用餐厨垃圾造生物柴油或者沼气。

如今,湖北地区稍成规模的炼制企业有十多家,武汉、荆州、孝感、随州等地都在合理“消化”地沟油。不过,很多企业都存在转型之困。地沟油炼制成生物柴油的路越走越窄。

成立于2008年的武汉嘉源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早期主要炼制生物柴油,但在遭遇了原料收集和销路问题之后,于2011年改为提炼工业用油。

何东平的弟弟,何小平,也是武汉百信环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认为“用地沟油做生物柴油还是有难度的”。他曾捣腾过一年生物柴油,“许可入行的手续很繁杂,量也不够,不能形成气候。”如今,百信做的也是工业用油。

“利用生物柴油做成车载燃油,它42的动力值远低于石化柴油的58。”这也限制了生物柴油的市场份额。若是工业用油,种类很多,它可以应用于工厂、单位锅炉、酒店厨房燃料和殡仪馆用油。炼制中余下的大量废水废渣,经过中温厌氧发酵,做成沼气。

百信即将建成武汉市第一家正规的餐厨废弃物处置场。“作为汉口西部餐厨垃圾处置项目,我们已经中标。”对餐厨垃圾做集中处理,残余物达标排放。

“国内成熟的生产线并不多,各方面都相互保密。”百信也只能在摸爬滚打中,推进这一环保产业。

目前,很多企业目前都存在油料收集难的困惑,何小平解释说,“你若没有足够的配套来消化垃圾,那么(垃圾)收上来,最终还是被当做垃圾排掉,给环境增加负担。”

政府在2011年草拟的《武汉市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终将于今年年底,“千呼万唤”而出,餐厨垃圾将由获得批准的收运单位,采用专门的收集车回收、处理。暮色中,盖饭小老板们提着大桶小桶的泔水,奔向一辆因长年被油脂浸蚀而泛黑的收油小卡,油花四溅,洒落一路的历史行将结束。

百信在炼油之外,还有两个想法。一是利用餐厨垃圾发电,另一个是做CNG,车载压缩天然气。“现在是算经济账,哪个方便就做哪个。”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荷兰航空在中国寻找“地沟油”作飞机燃料。据称,荷航已与上海、苏州多地的废弃油脂加工企业签订了收购合同。对此,何小平当它是个“玩笑”,缘由为“国内技术远不能及”。

“地沟油若制成生物柴油,需添加碱性催化剂,常用甲醇,来打断工业油脂的CH分子链。”这一打断技术才刚达到生物柴油的欧盟指标。“更上一级,要做航空油,很难。”

不让餐厨垃圾肆意污染环境,更不能让地沟油重返餐桌,餐厨垃圾产业化回收利用是很好的出路。当然,要选对路。

长沙西装制作

南通工服定做

延安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