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困窘的麦王弭尚岭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6:02 阅读: 来源:硫化物厂家

困窘的“麦王”弭尚岭

前不久在“忠惠农业高产王擂台赛”获种子王称号的“弭麦一号”,是山东省乐陵市孔镇北小刘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弭尚岭花费28年光阴,冒着饥一顿饱一顿、家人离弃他而去的风险,硬是靠卖血、刨树根、拆自家房梁凑齐了专利费而研发出来的高产小麦,可谓一路艰辛。因而,当地一些乡亲称他为“麦痴”和“土专家”,并与他结成了死党,一心一意换他的小麦种。  6月24日,在河北省清苑县西石桥村高产基地举行的“忠惠农业高产王擂台赛”上一举夺魁后,他兴奋不已,激动地对本报记者说,“我只是一个农民,能否获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种形式现场验证了我的麦种高产,让更多的农民兄弟放心选种,我就满足了,这说明我多年的辛苦育种没有白费。”  研究高产小麦花费28个春秋  弭尚岭与他的小麦结缘是在1985年,他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则介绍美国吨麦的广告,他拿着伯父让他买衣服的12元钱买了种子,并按照说明书上的办法播种。第二年麦子大丰收。当时村里大多是亩产四五百斤,而他的小麦亩产则达六七百斤,村民都争着去他家换麦种,他乐此不疲。  但那时他还不懂得什么叫育种。1987年6月,弭尚岭去宁津买化肥,在一个小书摊上发现了一本《作物遗传育种学》。“那时候我都不认识‘遗’这个字儿,也就是‘育种’两个字儿吸引了我。”弭尚岭回忆道。他当即买下,当宝贝似的捧回了家,一打开却发现十之八九的字不认识,因为他只读了小学二年级。他赶忙找了本《新华字典》,一边查字典,一边看书。他整整花了八年时间才弄明白育种,从此他的育种人生一发不可收拾。1990年,弭尚岭在自家的麦田里发现一株抗逆性特强的小麦,便将其作为麦种保留下来,进行稀播种植,3年后这一株小麦繁殖的种子,亩产竟达到850斤。一粒种子改变这么大。此后,弭尚岭开始专注于杂交育种,便在自己麦田里建起了长55米,宽7.5米的大棚。村民见了都说:“这弭尚岭是不是有毛病,人家在大棚里种菜赚钱,他却种小麦。”弭尚岭神秘地笑而不答。  1995年,弭尚岭种进大棚里的小麦实现了“三种三收”,这事“惊动”了乐陵市农业局。第二年,弭尚岭被市农业局请到良种场进行育种,培育出3个小麦新品系,并在德州、景县、平原等地进行推广试验,较普通麦种增产10%以上。后来,弭尚岭又发现一个新领域——有色小麦。他从北京中科院引进蓝色小麦,和自己研究的优质小麦进行杂交,“造”出了超级蓝粒。之后,弭尚岭又培育出“超级青粒”和“超级红粒”等“五彩小麦”。这些有色小麦不仅硒、碘等微量元素含量是普通小麦的30倍以上,而且还保持了高于普通小麦10%的产量。因此他的“小麦杂交与繁殖方法”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  弭尚岭共研发了12个类型38个品系的小麦。乡亲们开始对弭尚岭刮目相看,纷纷来兑换他的麦种,一斤换一斤,弭尚岭还美滋滋地答应了。  他有着苦难的人生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弭尚岭对小麦育种的那股“痴”与“钻”劲跟他苦难的人生有着密切的关系。  现年45岁的弭尚岭,有着苦难的童年,3岁丧母,7岁丧父,是伯父将他养大。饥一顿饱一顿的艰苦生活,让他经常琢磨如何让家乡小麦高产,天天能吃白面馒头。自从与小麦结缘后,他一头扎到麦田里,天蒙蒙亮,就起床到麦田干活,妻子喊他好几遍他才能听见。夏天的正午时分,太阳毒得很,他一动不动地窝在麦田里,麦芒在他身上划满了小创口,阳光的灼烤和汗水的浸泡让他的皮肤火辣辣地疼,但他从来没觉得苦,他说:“只要让我在麦田里待着,我什么苦什么累都能忘掉了。”  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研究小麦育种就非得一整天一整天地泡在麦田里吗?弭尚岭摆弄着桌子上一小堆麦粒跟记者说:“这些麦粒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说不准哪粒就是你需要的那个。所以我在麦田里,也都是一株株地观察,一亩地得有几十万株小麦,全看一遍就得需要时间。”  他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了小麦育种上,十几年下来家里穷得叮当响,15岁儿子因上不起学只好外出打工,妻子也因此与他闹离婚。育种让他一贫如洗,妻离子散,他有过难言的悲伤与痛苦,也消沉过,但他从不放弃育种。  穷得叮当响却做着造福一方的美梦  多年从事育种工作的弭尚岭,日子一直过得非常清苦,几乎家徒四壁。“最穷的时候我就去刨树根卖钱,一个树根9分钱,乡亲们都在帮我,可我育种花钱太多,我哪好意思一次次地接受他们的钱啊!家里头一穷二白,甚至连个吃饭的桌子都没有,我把一块木板盖在一个水桶上,上面放一个碗,就这样吃饭。”弭尚岭对记者说。  为了搞区域试验,从乐陵到德州,来回100多公里,弭尚岭连张汽车票都买不起,硬是“骑”着腿步行跑了几个来回,饿了,就找个人家讨饭吃,困了,钻进路边的苞米地倒头睡去。  去北京领育种专利证书,车票、住宿也就几百块,弭尚岭没钱,硬是靠卖血、刨树根、拆自家房梁凑齐了1000多元的路费和手续费。  清苦生活并没有改变弭尚岭对小麦育种的初衷,反而更加执着。“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天天吃到馒头。现在,我的梦想是咱老百姓能吃上用我育种的小麦做出的馒头。”搞农业育种科研,自己穷得叮当响,却做着造福一方的美梦,弭尚岭这位朴实忠厚的农民育种专家,对小麦的投入竟如痴如醉。  皇天不负有心人,弭尚岭孜孜不倦的科研精神不仅感动了当地乡亲,也感动了当地农业局和乡镇干部。“现在岱头堡乡的领导很支持我的工作,帮助我解决了水、电问题。还把我的户口从北小刘村迁到岱头堡乡。下一步还将规划出100多亩地让我搞科研,计划把岱头堡乡打造成‘彩色小麦’之乡。现在乐陵市农业局也在推广我的麦种,正在搞小区试验。此外,我在山东、河北等省的区域试验已上报,现正在搞试点。估计明年会是我人生一个新的起点。”说到这里,弭尚岭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他预感到自己的育种生涯即将苦尽甘来。

杭州治疗妇科疾病哪家好

广州胎记比较好医院

在成都做私密脱毛价格是多少

榆林哪个医院看白癜风

相关阅读